关灯
护眼
字体:

569合璧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王尔德跟南迪把故事讲得感天动地,不过他俩的动作是不是太亲密了?

    艾薇眼见着王尔德在抚摸南迪腹部不久,他这张切片身体的层数似乎就变多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一通眼泪流过,跟艾薇讲话的王尔德就变成两张。

    原本就很薄的这张切片,都快成半透明幻灯片了。

    这肚子里的师兄,是在生气吧?真的生气了!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因为师弟乱摸嫂子肚皮,才生气......

    他是有多愤怒,即使成为胚胎状态,在妻子肚子里还要动用界域砍人啊?

    不过这下艾薇倒是相信了,眼前一幕幕匪夷所思的情景,恐怕是真的。

    光说那个王尔德,被砍成一片片的样子,还能自如说话走动,怎么可能是一个胎儿可以做到?

    所以定然是剑圣级高手在出招。

    “那么说,你们口中的师兄,化生剑肖申克的能力,就是可以把人无痛切片?”

    艾薇伸手去拨弄王尔德薄饼般的身体,没发现任何破绽,真的跟翻书一样。

    不麻醉,不流血,中午做手术,下午就上班,安全无痛苦。

    “是啊,肖申克师兄都变成坯胎了,还要帮我切片,是为了助我早日想出让界域更进一步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切片男又是一副感动得要哭的样子:

    “化生剑斩开的没个碎片,连思维也会相对独立起来,我现在已经被切成一千零一片,等于一千零一个我在同时思考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等我的每一片分身重归一体的时候,一定能将千倍经验整合消化,达到突破!”

    艾薇大汗,这不是影分身学习法么!

    只不过要把人体切片,还不能随意归还,诡异程度大大超出。实用程度却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“总之,你们两个要不要砍我试试,让我来指点一下界域的结构?”

    艾薇很好奇,这两个奇葩剑圣是怎么搞出如此奇怪能力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可以么......那我就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往生剑王尔德。严肃地行个礼,从怀间掏出一把蝴蝶刀。

    蝴蝶刀看起来像是路边摊兜售的花式装13道具,刻满中二花纹,会给人“这家伙不好惹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中终究那只是一把普通刀具。

    但王尔德把界域施展开后,刀刃尖端就出现无影灯样的攒簇光柱。

    匕首直刺。艾薇纹丝不动,静候光压袭来。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匕首接触到艾薇身体的地方,有巨量,大量,多到吓人的橙汁喷出。

    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捅进了充满橙汁的橡皮水球。

    然而橙汁毕竟不是血,并且看艾薇毫无知觉的样子,也不似受了伤。

    实际上,当王尔德出手完毕,收回蝴蝶刀后,艾薇身上还真的没有半点伤口。

    感觉就像视频游戏里。给两个角色对砍的画面加上好多血肉横飞特效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特效加得再夸张,一招过后两个角色身上还是完好无损,最多是上面显示生命条的数值改变。

    艾薇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,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上掉下去了,但仔细探察下又什么异常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唯一可见的东西,就是刚刚喷出的大量橙汁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真正橙汁,只是颜色接近。

    艾薇饶有兴趣地用手捻了捻这些油腻的东西:

    “它们是新陈代谢产物?从我身上刮下来的......感觉确实有些变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招有点像抽脂减肥,不过在细节上做得更完善些,本质上是把身体物质稀释后重新分配。”

    “但核心技术是在不损伤各部位脏器功能的前提下,等比缩减分配。而且只剥离物质,不影响生命能潜力。”

    艾薇点头赞赏:“这招真的很厉害,做我跟琉璃助手,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的手段要在释放对象完全不做抵抗。全身心放松地来接受你捅来的刀子才行,否则稍有偏差就会出大事故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王尔德回答:“我的老师是著名医师,我们师兄妹三人也是以医者身份面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剑意虽然是依托在刀具上用出,但我们从未研究过怎么和人比武,施展对象都是有求于我们的病患,自然不会抵抗。”

    人吃五谷杂粮。总会生病。

    王尔德的往生剑,就是祛除身体累积的老化细胞跟杂质,却保留生命能总量。

    这样几刀下来,每一个细胞所承载的能量密度提高了,只需依托生命本能就会排挤掉病气,重获新生。

    但他的计划却出现了些纰漏。

    被往生剑斩过的人,确实有返老还童现象。

    但他们今后的形象,却也被定格在“年轻”的姿态了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是好事?

    没那么便宜。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由于生命潜能总量是一定的,被强行安排到维持年轻状态后外表活力满满,总体寿命却也加剧消耗。

    即使是练家子,未达到六阶那种初涉领域的水平的话,对于先天生命潜能还是得不到补充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一些油料不多的风中残烛,还要像小孩子那样活力十足,新陈代谢奇快,消耗生命潜能更甚。

    看似风光无比,但只怕活不了几年便“寿终正寝”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“寿终正寝”是无药可治的,在外人看来就是全身无病无灾,突然就生命潜能耗尽,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王尔德的目的,就是让自己这招“往生剑”变得可逆。

    至少要让把患者病气祛除后,再从新回到正常的新陈代谢水平,继续变老,继续走在普通生命轨迹上。

    “你的情况我了解啦。”艾薇胸有成竹:

    “其实要是我以神的等级力量直接帮你复原师兄,乃至今后所有被你治疗过的病患都不是难事。但那样的话总不能每次有事都找我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应该教你一个帮你修改界域的运行方式,让它可放可收。”

    王尔德的问题,有一个简单暴力的解法,就是直接收回界域。

    剑是凶器,剑术是杀人术,不管冠以什么名号。这始终是真理。

    他以往治疗的人,应该都是未达到八阶剑圣水平的人士,乃至根本没接触过斗气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是怀着救人的目的释放,那剑意缠绕在中招者身上也久久不能去除。

   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