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053章 留一手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藏宝阁前寂静无声,众人站在雨中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墨粉和墨冰无法相信,欺骗墨紫的人竟然是墨黄,难道说,真正的墨黄,早已在回宫之前死了吗?

    “她不是墨黄,一个人就算被环境影响,也不会发生如此大的改变。”

    墨紫用袖子抹了把脸上的眼泪,眼中竟然带着欣慰,没有人背叛组织,只是袁焕之和蛮族太过狡诈,想办法让内奸混进来。

    娘娘只肯信任墨冰,后来的墨紫曾经心里不是滋味过,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。

    现在,墨紫很庆幸,若真相信了她,说不定,假墨黄会用儿时的情意欺骗她,最后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“墨紫,事情没查清楚之前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莫颜在心里相信墨紫的话,但是不能光凭一面之词,查找内奸关系重大。

    纵然假墨黄是内奸,不代表她在这里没有帮手,关押墨紫,只是为了做做样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奴婢的错,没有早一些看穿墨黄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墨紫磕了个头,一步三回头地看向墨冰和墨粉,慢慢地消失在雨夜里。

    雨越来越大,近处的一切模糊不清,完全笼罩在雨的世界里,越发的朦胧。

    大悲寺半山腰的山洞内,点燃着一盏昏暗的孤灯。

    石壁缝隙内吹进来的冷风,让火苗忽明忽暗,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袁焕之站起身,背对着夏若雪,眸中是深深地算计,“若雪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吃了药,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夏若雪裹着棉被,只觉得四肢寒凉,她本来五脏六腑受到重创,如今还虚弱着,夜里更是冷得睡不着。

    脚下就是炭盆,但是她一点也感觉不到温度。

    日子过了十几天,她越来越绝望,现下这般,还能回到南边小国,为惨死的亲人报仇吗?

    现在,她和袁焕之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,十多日朝夕相处,彼此作为对方唯一的倚靠。

    夏若雪心中清楚明白,他不过是想利用她,逃离大悲寺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在她伤好离开之前,她还不能死。

    袁焕之端起茶盏,不经意地瞥见夏若雪的神色,原本准备放下的手微微一滞,随即抿唇对夏若雪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他的眸子是那么纯净,如清澈的湖水,仿佛心狠手辣之人,根本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若雪,你现在还是我名正言顺的夫人,万俟玉翎这么对你,你依然念念不忘,真是贱骨头。”

    迷恋万俟玉翎的女子那么多,他可曾多看过一眼?

    这些女人都是妇人之仁,关键时刻谁也靠不住,夏若雪也是如此,他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没想到又被提起这个话题,夏若雪轻蔑地勾着唇角,“那只能说明,你没用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深爱万俟玉翎,还是无法忍受莫颜竟然过上了她难以企及的日子,夏若雪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用,你要不要再试试?”

    禁欲这么久,是个女人就行,袁焕之早就忍不住了,想要纾解身体内叫嚣的*。

    他快步上前,一手挑起夏若雪的下颚,轻浮道,“你忘了,我给你的快乐了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放手!”

    夏若雪侧过头,欲避开袁焕之的手,对于他的靠近,浑身一紧,但是眼下的情况,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二人僵持片刻,袁焕之放下手,身体内的*被浇灭的彻底,只要看到夏若雪那张脸,他又变得毫无兴致。

    “行了,现在你和我装贞洁烈妇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袁焕之诡异一笑,提醒夏若雪,道出一个事实,“你要知道,如果没有我,你只能死在山洞里。”

    京都烽火起,蛮族势如长虹,攻下北地边境,说不定几天的时间,又可以拿下大越的另一城池。

    袁焕之不想被困山洞,一直尝试套话,想寻找逃出去的方式,无奈夏若雪嘴严,守口如瓶,一个字不说。

    夜长梦多,必须赶快离开京都,才能脱离万俟玉翎的掌控。

    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但是袁焕之夜夜不得安睡,多亏墨黄杀了悟能老和尚,不然那和尚若是倒戈,他就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只有死人,才会永远的保守秘密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,你就出去啊,反正下方是悬崖峭壁,你功夫再高,只要一不小心掉下去,就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夏若雪不在意地拍了拍袖口上的灰尘,讽刺道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!”

    是啊,袁焕之脑子里白光闪烁,他好像懂了。

    之前被子嗣所困扰,他失去冷静,来不及多想,夏若雪的话,让他在一刻顿悟。

    她只是普通人,又不懂武功,就算伤势痊愈,他也没办法带着她逃出悬崖峭壁。

    这么说,逃生的通道,一定在石洞内!

    “我出去干什么,反正通道也在石洞内。”

    袁焕之靠在墙壁,不动声色地观察夏若雪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刹那,夏若雪眼中带着震惊之色,但是她眨眨眼,很快地趋于平静。

    只有一瞬,就够了,他笃定自己的猜测没错。

    只要能找到密道离开,夏若雪就没有活着的价值。

    永平侯府人死光了,不为他所用,若不是她耍心机偷藏了他的子嗣,他的亲骨肉怎么可能会死?

    袁焕之恨不得一剑捅死夏若雪,以解他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雨越来越大,远处漆黑空旷,山野中没有遮挡,风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袁焕之站立片刻,突然听到山上似乎有嘈杂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墨黄慌张地顺着绳子,在半空中向下攀爬,雨水模糊了她的眼睛,隐约可见前方洞口的火光。

    “是属下,墨黄。”

    墨黄卸下伪装,不再是一副沉默寡言,唯唯诺诺的模样,她借力跳到石台,并且剪断绳索。

    袁焕之被墨黄的出现吓了一跳,见她手臂上缠着一圈纱布,紧张道,“你怎么来了?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将军,你没事吧?短刃上面被万俟玉翎淬毒,属下去藏宝阁偷盗解药,受了点小伤。”

    墨黄说完,看着好端端站在原地的袁焕之,内心一动。

    原来,这是一个局,设计好的坑,就等着她跳。

    跟着袁焕之走入石洞,墨黄拿着干布巾擦了擦头上流淌的雨水,莫颜早就怀疑她们中间有人是内奸,发现不过是早晚的问题。

    蛮族夺城,北地大捷,他们谁也不用留在京都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袁焕之皱眉沉思片刻,点点头,可惜了,没有机会下手,杀了万俟玉翎的几个小崽子。

    潜伏这么久,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就跟着我一起回北地吧。”

    袁焕之很快做了决定,那些追兵要用绳子爬下来,估计也要半个时辰左右,足够逃离大悲寺。

    他现在很需要一个帮手。

    “多亏属下聪明,骗了墨紫,估计这会墨紫应该被当成属下的同党抓了。”

    墨黄撕下面具,露出一张清秀的脸,她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,帮着袁焕之收拾包裹。

    内室的夏若雪听见动静,艰难地下床,扶着石桌站起来,踉跄地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悟能大师已死,这里,怎么可能被第三个人知道呢?

    夏若雪转念一想,然后惊喜地道,“是不是大哥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提到夏明轩,墨黄倒是想起来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将军,您的子嗣是被夏明轩所杀。”

    那人在临死之前说,不想让莫颜手染血腥,又怕她不忍心斩草除根,所以为了她做最后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感动呢!”

    袁焕之额头青筋凸起,总算找到杀他亲骨肉的罪魁祸首,原想着万俟玉翎或许留下作为他的威胁,不料竟然被夏明轩拿来做了假装深情的幌子!

    虽然心里早就想好应对办法,但是得知真相的一刻,袁焕之还是忍不住发狂。

    短短的瞬间,他的眼球凸出,红血丝密布,额角上的血管在不停地跳动。

    袁焕之上前一步,一手掐着夏若雪的脖子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